【江阴好人】蔡建农:暴雨中 璜土孝子的“不孝”之举

2016-02-19

  蔡建农,男,1968年6月出生在江阴璜土,是璜土派出所一名普普通通的辅警队员。参加璜土派出所巡防工作十年来,他始终坚守岗位,服从领导安排,从不挑精嫌肥,认认真真做好本职工作,和兄弟们关系也十分融洽,由于他喜欢剃光头,因此,兄弟们都叫他“光头大哥”。平时,璜土派出所一有突击性任务或重大安保任务,他总是主动请缨,和同志们一道,在一线战斗。

  有一种理念叫爱岗。

  蔡建农家里条件十分困难,他是家中独子,要赡养两位老人,至今孤身,与老父老母相依为命。父亲是60年代就入党的老党员,今年已经90多岁了。80多岁的母亲常年身体虚弱,肝、肾等肿瘤疾病缠身,经常看病、吃药,住院,每年要花费1万多元,这对收入不多的蔡建农来说,是不小的负担。今年年初母亲被确诊为肠癌晚期,蔡建农心里非常难过,只能在下班时间多陪陪母亲。但是,蔡建农没有因此放弃辅警这份工作,他仍然坚持着。年轻的时候,他一直有一个心愿,想参军当兵,可是因为他是独子,父母亲不同意,现在在派出所当一名巡防辅警,也算是了一个愿望吧。近年来,蔡建农尽职尽责,全身心投入到巡防工作中,打击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有效保护了人民群众的安全。因此,他的工作得到群众和领导的肯定。2012年,蔡建农被江苏省公安厅评为全省巡防保安之星;2012年度被江阴市公安局评为巡防保安之星;2014年度受到江阴市公安局个人嘉奖;2014年度被璜土镇党委政府评为见义勇为先进个人。

  有一种操守叫敬业。

  十年工作经历,蔡建农在璜土派出所辅警中也算老资格了,可派出所里一旦有突发应急性任务,蔡建农总是主动要求到一线,不怕苦、不怕累,兢兢业业做好每一项工作。兄弟们都喜欢跟他在一起,因为他是这个巡防小组的主心骨。近年来的巡逻防范,他和兄弟们的汗水洒遍了璜土镇的每一寸土地,近年来,他通过巡逻,抓获犯罪嫌疑人几十个。

  2012年11月30日凌晨2时许,在民警宗鹤的带领下,蔡建农和另外两名辅警在辖区巡防,蔡建农始终保持高度的警惕性,细心观察周围的动情,不放过任何疑人疑物。当巡逻至璜土镇立路与芙蓉大道交界处时,他们发现了一辆沪牌轿车,车上三名男子形迹可疑。民警和蔡建农遂上前进行盘查,3名男子见状慌忙逃窜并持刀企图抵抗。蔡建农毫不畏惧,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饿虎扑食般将其中的一名男子摁倒在地。民警以及其他两个巡防保安联手将其余2人制服。当场查获仿制式手枪、钢珠枪各1把,以及匕首、手套、口罩、绳索等物。经查,2012年11月29日晚,三名犯罪嫌疑人经事先预谋,手持仿制枪械、刀具等物,至常州市天宁区一家商城抢劫未遂,后被蔡建农等人查获。

  有一种精神叫坚守。

  2015年6月26日开始,连续多天,江阴遭遇50年一遇的大暴雨,城乡多处受淹,璜土几近“看海”模式。璜土派出所采取紧急措施,出动所有在岗警员堵水救灾、加高加固河坝,以保障人民群众安全。蔡建农没有因为母亲病重而向领导请假,他和同事们一起,一直奋战在抗洪第一线,有时候甚至连吃饭都顾不上。雨越下越大、水位越涨越高、被困群众越来越多,蔡建农坚持冒着瓢泼大雨,趟着齐腰深的水,一家一家到群众家庭查看有没有需要救助的村民,用橡皮艇一次又一次把受困群众转移到安全地方安置,并不断安慰受困群众。

  直到27日晚上9点多,蔡建农才从抗洪前线抽出身来赶往医院。病重的母亲已经时不时陷入意识模糊状态,但仍然知道是儿子回来了。然而,仅仅半小时后,他又匆匆离开了母亲,回到了救灾最前线。

  “说实话,留在医院我也救不了母亲,但是外面还有很多人我可以帮助他们。”于是,一次又一次,蔡建农和同事们把被困群众转移到安全地带。同事们虽然知道蔡母身体不好,但却不知道已经病入膏肓。

  当天,治疗无望的蔡建农母亲,被迫从医院接回家,蔡建农家里也进了水,也急需要救援转移,何况他的母亲在弥留之际,更需要自己的儿子陪伴在身边。但是,因抗洪救灾需要,因受困群众要救,蔡建农舍小家顾大家,放弃陪伴母亲,也没有向领导说自己母亲病危,没有向领导请假,硬是坚持抗险救灾一线。

  “建农啊,妈妈快不行了,赶快回来吧!”28日上午,二姐打来了紧急电话。“我这边正在救人呢,等一会就回去。家里水深,你们先把老人转移吧。”看了看等待转移的村民一家四口人,蔡建农如此回复了姐姐的电话。

  一个多小时后,当蔡建农将一家四口人转移到安全地点后,浑身湿透地赶回家中时,却发现疼爱自己的老母亲已经走了。“若是再早十分钟就能看上最后一眼了,可惜……”瞬间,这位浑身泥水的汉子无力地跪倒在床前,双眼通红,不再言语。

  姐姐说,母亲在弥留之际,嘴里还一直含糊不清地喊着“建农”,却没能再看宝贝儿子最后一眼,只能带着遗憾走了。

  有人问他,“没有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后悔吗?”蔡建农红着眼眶说:“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还是选择先把那家人转移走。因为我在面前,也救不回母亲一条命,可是,那一家四口人的命却掌握在我手里。以后只有加倍努力,加倍孝顺父亲,尽全力让老人安度晚年,来弥补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