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好人】何幼娟:十年,她用母爱守护生命

2016-02-26

  走进一幢破旧的楼房,敲开一扇还贴着塑料纸的大门,一位身穿黑色旧棉袄的阿姨将我们迎进了门。眼前未装修过的家里虽老旧却不失干净,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家女主人的勤劳朴素,而简陋的陈设也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家庭的艰辛。提起十年前的一场变故,恍然如昨日,哀伤写满了这个家女主人——何幼娟的脸上,两眼流露出来的尽是忧伤,一开口就是低沉悲痛的诉说。那是怎样一件痛侧心扉的往事啊!

  一、仲夏夜突遇车祸,帅小伙生命垂危

  2004年8月8日晚,这是让何幼娟终生难忘的日子。小儿子胡俊君人如其名,长得非常英俊,在一家饭店做厨师,当晚骑着摩托车在回家的路上,因为在接手机时,要躲避一辆双排座的蓝色农用车不幸遭遇车祸,涉事车逃之夭夭。接到电话后,何阿姨犹如五雷轰顶,脑子一片空白,每当说起这个电话来,她都觉得心里颤抖得厉害。当时都觉着天要塌下来!

  一路上,何阿姨一直在呢喃着:“儿子,你一定要挺住,一定要挺住……”当她火急火燎地赶到市人民医院,脑外科医生正在对小儿子施行劈脑手术抢救,医院多次向家属下达了病危通知书,医生也无奈地对她说:“人估计已经没用了,就算抢救回来也没多大意义,肯定是废人一个,你们还是拉回去准备后事吧。”此时,何阿姨只有一个念头,儿子才27岁,孙女只有10个半月,怎么可以说没就没呢?就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只要有一丝希望,都不能放弃!要钱,给医院写欠条先救命;说人没用了,先观察,就当是拉回家放几天……就这样,当天的手术持续进行了10个小时,光是输血费就用了2万多元,闯过了一关又一关,渡过了一个又一个危险期,儿子竟然奇迹般地被抢救过来了。

  二、漫长康复岁月,怎能轻言将你放弃

  儿子虽然闯过了鬼门关,但由于脑部受到严重损害,人已是面目全非,原本一个帅气英俊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废人:头部组织残缺不全,眼睛失明,面部缝合,牙齿全失,用何阿姨的话来说,除了手脚尚好外,整个“司令部”已经完全瘫痪。面对这样一个儿子,何阿姨肝肠寸断,不知在梦里哭醒过多少次,想想自己退休了没几年,帮两个儿子成完家,正想安享晚年时,小儿子却遭此不幸。等以后俩老人可怎么来照顾这儿子呢?真是命运弄人啊!

  更让何阿姨不安的是,儿媳在儿子遭此横祸后,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这个家。从此,照顾儿子的重任就落在了她老两口的身上,老夫妻俩平静而又幸福的生活顿时完全被打乱了。

  出事后的两年里,因为社会舆论,儿媳为了离婚,将孙女带走了,还将何阿姨一家告上了法庭,接到传票,她无奈应诉,一边要照顾儿子,一边还要应对官司,不堪重负的她想想为了孙女的将来,还是坚强地帮儿子处理了离婚事宜,并将孙女交给了女方。

  当时,她的心思只是想如何让小儿子康复起来,尽量自理,虽然前途漫漫,但她一定会坚持下去的。所以,不论是在北门的大街小巷、沿街店铺,还是在附近的君山公园,总会看到何阿姨小心翼翼地拉着小儿子的手,慢慢行走锻炼的身影。这时,有认识他们的邻居还会跟胡俊君开玩笑:“君君,你妈可是你的拐杖啊,你要抓紧啊。”看着有点不好意思的儿子,何阿姨的手攥得更紧了,是啊,我就是儿子的眼睛,儿子的避风港,我不会让你随便倒下去的!

  三、十年守护不离不弃,母爱诠释人间真情

  出事后的十年里,胡俊君动了3次大的手术,还装上了假牙,但因为眼睛看不见,生活不能自理,这也是何阿姨最烦恼的事。每天,儿子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一日三顿都要家人喂,否则就会吃得天一半地一半,在冬天饭菜吃至冰冷。也因为儿子不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一不留神就独自出门,好几次全家出动才好不容易找回来,无奈,何阿姨只能把大门里外都装上了挂锁,防止他再次走失。

  最让何阿姨揪心的是因为后遗症,儿子患上了癫痫病,除了每个月要吃上千元的药外,最令人恐怖的是不定期地发病,一发病就是全身僵硬,无法动弹。有一次半夜,儿子为了不吵醒她,一个人摸黑上厕所后突然发病,倒在厕所里,弄得头破血流,可吓坏了她和老伴。

  从此,她就把发病的情况记录好,在一本显旧的病历卡上,密密麻麻地记载了何年何月何日在何地发病,病程延续了多长时间,症状是什么,都记得清清楚楚,何阿姨不胜感慨:“记载好了发病记录,我就能摸索一点规律,这样就能注意当心好,比如每当节气时,是发病的高发期,我就会一步一当心,这么多年来我都快成了半个医生了。”去年儿子突然尿血,可吓坏了何阿姨,她赶紧将他送到了附近的远望医院,形影不离地照顾护理,终于病情有了好转。导致家里原来开着的棋牌室只好关门,贴补家用的经济来源也没有了,更加节衣缩食,经济拮据。

  在一间大约二十平方的房间里,铺了一大一小两张床,大床是老伴和儿子睡的,隔着一个床柜,就是何阿姨的床了,她笑着说:“自从出事后,我跟老伴就分居了。”每天,何阿姨都是四点钟起床,将儿子晚上用的夜壶倒掉,床上垫的尿不湿、毯子清理掉。刚出事时,何阿姨说每天她都要晒两竹竿的尿布,因为儿子不能自行排便,她与老伴每天都要给儿子用开塞露,一支用两天,天天如此,有时几天才排便,弄得一塌糊涂,夏天还好,到了冬天她就得洗几条裤子,最多时一天要用掉10片尿不湿,几年来,一双手已经粗糙得不像样了。她不但要饱受精神折磨,还要承受昂贵的医疗费用,那时,她真怕扛不住了,但想想儿子的生命不能到此结束,在家人的相互激励下,她硬是熬过来了。

  四、现实残酷无情,无悔人生选择

  而今,何幼娟老两口有时已觉得力不从心了,但为了能护理好儿子,她总是想方设想控制儿子的体重,每天都要带儿子出去散散步,老伴还经常带儿子去健身房锻炼,她无奈地说:“只能想法把体重控制,不然我们两个真是弄不动他了。”

  守护着已然无康复希望的小儿子,何幼娟心中不免有点担心:虽然社区给儿子办了低保,有了一定的经济保障,但自己与老伴都是快70岁的人了,小儿子虽有女儿从未来看过他,将来自己年纪大了弄不动了或是百年后谁来照顾这个儿子呢?!“如果他走在我们前面倒也是一种幸福,不是就真不知怎么办了?。”何阿姨有时也会自言自语道。

  但不管怎么样,说起当年抢救儿子,十年来自己和家人吃了这么多苦时,何阿姨仍然是无怨无悔,她常说:“能看到眼前现在的儿子,哪怕是没用的人,但能真实的在身边,我的心就感到踏实。”

  十多年的坚持,伟大的母爱就像太阳,无论时间多久,无论走到哪里,都会感受到她的照耀和温热。不管明天的太阳如何,衷心祝福何阿姨的爱能带给她精神的慰藉,心灵的寄托和晚年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