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阴好人]任仁良:“这是我的义务”

2017-05-23

  任仁良说:“退休后照顾年老的岳父母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这是我的义务,用不着宣传的,再说照顾老人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不值得写”。

  任仁良是2012年下半年在教师工作岗位上退休的,当时他的岳父88岁,岳母87岁,岳父母住在上东村黄五房。岳父的儿子早年在村办厂工作时,氧气瓶爆炸,年纪轻轻离开了人世。他妻子的两个姐姐住江阴,唯有任仁良夫妇住在璜塘街上,照顾二老的事自然落到了他俩身上。2013年开春,任仁良的爱人又去上海照顾外孙,就这样照料岳父母的事任仁良一人承担了下来。从此,每天早上,他买好菜后骑着电瓶车赶到近十里路的乡下为二老做中饭和晚饭,傍晚回到街上。无论严寒酷暑、狂风暴雨从未间断。

  一开始,任仁良不会做饭,很是着急。于是,他一方面向书本学习,另一方面注意多看人家做菜过程。边做边摸索,后来慢慢地学会了不少。二老年纪大了,牙齿不好,不能吃硬的,他就把菜炒烂一点,但又不失味道。二老的血压和血脂偏高,他就把菜炒清淡一点,油和盐少放一点,并让二老多吃蔬菜。另外,知道岳父的脚关节有痛风的毛病,不能吃豆制品、海鲜等尿酸高的食物,任仁良选购食材的时候也十分用心。

  天气一热,任仁良就注意给二老防暑,给老人安装电风扇、清洗空调。气温极高时,虽开空调,但也不让老人整天呆在空调房内,以免生病。天气一冷,任仁良又给二老忙着晒厚被子,添衣保暖。虽是些小事,但任仁良做得很是细心、贴心。

  2015年年底,天气特别寒冷,他嘱咐二老尽量不要出门,以防冻着、摔着。有一天,气温极低,室内的自来水冰断,他的岳母不知,去拧水龙头时,用力不当,不慎摔倒。后来老人在床上休养,每顿的热饮热菜任仁良都端到老人床前,待老人饮用完、收拾好以后,他才顾自己去吃饭。这样一直到老人能下地走路,不痛了才放心。

  2016年春天,他岳父反复发病,先是舌尖上有溃疡,说话吃饭都痛。好了没几天,老人右脚膝盖肿痛,不能走路。任仁良及时送老人就医,拍片后才知痛风发作,医生给老人在膝盖处绑药纱布,回家后,又是他按医生的嘱咐天天给老人调换纱布。10多天后消肿了,能下地走路了,突然老人又头昏耳鸣,服药后没有缓解。见岳父神志不清,胡言乱语,任仁良心急如焚,赶紧联系岳父的大女儿,一起送老人去人民医院治疗。医生说老人是中度脑梗,老年性脑萎缩。医生给配了六种药,怕老人误服,任仁良还专门把每顿的药分好。

  今年任仁良的岳父93岁,岳母92岁,二老有些耳背,每次说话他都凑在二老耳边,不厌其烦地多说几遍,直到老人听明白。一举一动,在生活的细节中,都显现了他的孝心。

  几年如一日,任仁良为服侍好岳父母从无怨言,他说:“百善孝为先,尊老敬老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作为一个退休老师,应率先垂范,当个孝老爱亲的传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