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建共享,打造流淌幸福的美丽村庄

2019-09-16

  歌曲《山泉之歌》唱响了村民对新农村的幸福赞歌;评弹《承诺》展现了基层干部的无私奉献;舞蹈《祖国万岁》跳出了山泉村民对当下美好生活的赞颂……9月12日晚,由村民参与演出的“山泉村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村民文化活动”在山泉村生态湖广场举行。这次活动还用上了“5G+VR”技术全程直播,不论你身处何地,只要拿起手机就可与山泉村民共同感受他们对新农村生活的满足与自豪。


  科技与文化深度融合,传统与时尚相得益彰。走进山泉村,熟悉而悠远的水乡记忆扑面而来,水乡民居建筑风韵里内蕴的却是现代生活无微不至的便利,村民足不出户即可享受与城里人一样的高品质生活。


  从昔日一个全市的贫困落后村,到自然环境优美、人文素质优良、村民生活优越的美丽乡村,山泉村通过民主自治先行先试,成为暨阳大地上农村发展变迁的一个鲜活“样本”。


  治理之“变”:


  “能人”治村走出幸福路


  在山泉村,村党委书记李全兴是被村民时时挂在嘴上的一个人。无他,只因李全兴心中也时时装着百姓。从一个细节可见一斑:在村里看到骑自行车的村民,在路上开车的李全兴总会主动放慢速度让村民先行,自己慢慢跟在后面。在他心里,这样前后的位置就是公仆和老百姓之间的位置。


  李全兴是土生土长的山泉人。上世纪90年代,敢想敢干的李全兴从家乡走出去,搏击商海,成了远近闻名的致富能人。就在李全兴的事业如日中天时,家乡山泉村却日渐没落。那时的山泉村,东有向阳村、南有华西村、西有三房巷、北有周庄村,山泉村身处其中却是个“经济洼地”,干部埋怨,村民不满,女孩宁愿外嫁也不想留在村里。村民们看着心急,田畴间、村屋旁,大家在闲谈时把注意力汇聚到同一个名字上——李全兴,希望他回村主事,带领大家脱贫致富。


  在村民的翘首企盼中,李全兴回村了。2009年1月,李全兴通过“海选”,高票当选山泉村村委会主任,随后又当选村党委书记。


  距离2009年农历新年还有20多天,李全兴看到村里的兴泉路高低不平、没有路灯,就想为村里修路装灯,让大伙儿亮堂堂地过一个春节。修路的那些日子,李全兴天天泡在工地上。一位村民记得,有天傍晚,修路用的建筑材料到了,李全兴和村干部来到工地,连每一根钢筋的质量都要仔细过问。村里人叹服:这个李全兴人实在,不来虚的。


  山泉村里也有“刁民”。当得知路灯的线路要从自家墙角穿过时,一些村民连夜在墙边种青菜,当工人把路修到家门口时,他们“理直气壮”:“要修路,先赔我3500元青菜钱。”这时候,李全兴和村干部站出来了,他们拿出一摞《入户调查表》,修路的施工方案,是山泉村全体村民代表亲手“画押”同意的,你若蛮横,就是与老百姓对着干。“刁民”的声音变低了,给施工队让出了一条道。终于,在当年小年夜晚上,兴泉路通了,灯亮了,村民的心也跟着亮了。


  通路亮灯是一道“分水岭”,也是李全兴开启乡村治理的开端。半年后,李全兴召开村两委会,提出要以民主方式进行乡村治理,充分调动村民的积极性,让村民的智慧融入乡村建设中。此后,山泉村的事,无论大小,都要向全体村民公开,确保公平和公正。为此,村里制定“四项制度”,保障村民“四大权利”:村务公开制,让农民享有知情权;村民议事制,让农民享有决策权;民主理财制,让农民享有管理权;民主监督制,让农民享有监督权。


  村里的事,村民自己做主;发展的成果,全体村民共享。李全兴搅动的这股“以民主促民生”春潮,让山泉村村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尊严,激发起每个人内心澎湃的动力。


  产业之“变”:


  民主监督盘活集体资产


  2018年,在不卖一分田、不欠一分债的情况下,山泉村实现工业开票销售26.2亿元、利税2.4亿元、村级集体收入6400万元、村级集体净资产5.3亿元,跻身无锡市经济强村“第一方阵”。而在10年前,村里还背着4700万元的巨额债务。


  还是这个村,还是这些人,土地还是那些土地,河流还是那条河流,为何能在短短10年间发生如此惊人的变化?


  “民主促民生,民生变效益。”分管经济的村委会副主任李富荣一语道破关键。


  走进山泉村村民集中居住区——山泉新村,眼前仿佛徐徐展开一幅“印象江南”画卷:白墙黑瓦、亭台楼阁、小河蜿蜒……10年前,这里7个自然村分散而立,300多亩粮田和几十家印染厂杂乱无章地分布着。2009年,山泉村换了新的领导班子后,村民要求改善居住环境的呼声最为强烈。针对这一情况,李全兴带领村两委班子连续7个晚上入户调研,先后召开7次民意调研座谈会,倾听民意,高标准高要求高起点规划建设新农村。


  规划完成后要开工建设,可村民们深知村里的现状,村委会哪还有钱替大伙儿造新房?山泉村采取的方法是,村民进“新村”居住,通过宅基地及房屋等值置换等方式来造新房。2012年,27万平方米的山泉新村建成了,全村935户村民用旧宅补差价的方式全部置换新房。更大的收获还在于通过土地置换,原来宅基地近千亩,现在集中居住的山泉新村仅420亩,置换出的500多亩土地又为村级经济的规划发展预留了空间。


  这个中秋节,山泉村向村民们发放了月饼、猪肉等节日福利。村民对村委会的福利开销可谓“了如指掌”,因为村委花多少钱购买、有哪几个村干部参与,都有“火眼金睛”在盯着。


  一双是村民代表的眼睛,像买月饼这样的事,事先都得向村民代表“申请”,待村民代表入户征询过村民意见,才能花这笔钱。记者在村委会看到了一本蓝色封皮的《山泉村2019年第一季度村务财务公布表》,里面一项项分门别类列出了这个季度村财务收支情况、村干部工资数额等内容。


  另一双就是村民的眼睛,村里的财务收支情况要由村民理财监督小组一笔一笔审核后,每个季度末在村里的布告栏里公示。今年58岁的江锡祥是村理财监督小组成员,最近,他一有空就会去村里的污水厂管道改造项目现场转转,监督施工是否规范、有没有偷工减料等。“我们有一套‘山泉制度’,凡是村集体的每一项建设项目,村理财监督小组都要在事前招投标时就参与,事中监督、事后审计,不定期抽查,确保村集体资产由村民共同享有。”让江锡祥骄傲的是,自从2009年成立理财监督小组以来,山泉村没有发生过一起侵占村集体资产、资金用途不明的案例。


  民生之“变”:


  独创养老模式让农民乐享新生活


  9月13日傍晚,家住山泉新村的73岁村民江同贤备好中秋晚饭,打电话给住在顶楼的孙子:“今天有你最爱喝的排骨汤,快下来吧,边吃边赏月。”没过两分钟,门铃响了,孩子进门,坐到餐桌前,端起汤美滋滋地喝起来。汤,不凉不烫,恰到好处。


  楼上楼下、儿女爸妈,“一碗汤的距离”就是山泉村村民的自主选择。可最初,江同贤同村里其他老人一样,对“老年公寓户型化、家庭养老公寓化”的居家养老方式不理解。他曾到村委会找过李全兴,表达心中的疑虑:都说养儿防老,怎么忙碌了一辈子,连住的房子还是租的?“山泉新村每栋楼的一楼都是老年公寓,65平方米的两房一厨一卫,设备齐全。子女住在楼上,长辈和晚辈相互独立又相互依赖……”听了李全兴的解释,江同贤明白了,二话不说就签字搬进了新房。“一年租金3600元,我只要带点日用品就能过日子。”江同贤带着记者参观他的公寓。今年,村里还出台新政,80周岁以上的老人可免费申请入住老年公寓。此外,村里给老人的福利金每年都涨,“真是越老越享福,这日子过得比蜜还甜!”


  距江同贤家150米处的老年文化活动中心,是他每天都会去“报到”的地方,“每月有评弹演出,图书馆和活动室也是人气爆棚,我们这儿的农民跟以前可完全不一样了。”江同贤自豪地说。


  在山泉村,没有人在房前屋后种菜,也没有人在河里洗拖把洗衣服;村道上划着“礼让行人”的标志,单元楼门口立着垃圾分类收集箱。山泉新村内,政务服务中心、医疗服务中心、文化活动中心、老年活动中心、农贸市场、农民会所等公共设施配套齐全。“农村比城里还文明,这是怎么做到的?”记者问李全兴。他笑着说:“山泉村有《村规民约》,每一条都是全体村民共同讨论、制定的,大家都像爱护家一样爱护这个村子,谁都不舍得给村子抹黑!”现如今,山泉村正大力推进深化文明家庭、孝老爱亲、移风易俗等主题活动,实施党风、作风、村风、家风、民风“五风”工程,党员义工队、干部服务队、村民志愿者活跃在全村各处,老年书场、道德讲堂等阵地传递正能量、引领新风尚。


  “村庄美与村民美一致、自然美与人居美结合、现代美与传统美融合、当前美与永续美承接”,一曲幸福的山泉赞歌流淌在每一位村民心中。